Jul 1
我时常听到类似这样的说法:

“小时候我很喜欢音乐的,唱歌很好,老师经常夸我。我自己也很喜欢唱歌。可是后来上大学的时候家里人不让我报考音乐学院……”

结果呢,我看到的是基本被搁置一边的天赋,和大量的时间用来看花边新闻八卦杂志研究时尚美容等等等等。

“其实我是个写代码的。我不应该在这里,应该在一个角落里快乐的编写着代码。”

结果呢,我看到的是在真正需要写代码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迟钝和生疏。

我也看到很多很多时常将兴趣挂在嘴边,行动上却吝惜投入的人。相信你也看到。或者你就是。

兴趣是一种信仰
May 15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深以为然。

我越来越悲哀的看到,信仰的缺失成为整个时代的悲剧。诱惑太多,扩张太快,进度太紧,组织的成功建立在无数的人放弃自己信仰的基础上,无数人放弃了自己的直觉,挣扎、痛苦中直至麻木。追求完美难道不是每个人天生的直觉吗?对新生事物保持如婴儿般的新鲜感难道不是每个人的直觉吗?对重复的抵制难道不是每个人的直觉吗?

不坚持,无信仰。
Tags: ,
Apr 1
很多人在怀念那过去的年代,那个软件英雄的年代:一两个人废寝忘食通宵达旦搞定某一两个关键问题,甚至对交付产生关键作用。最后交付成功了,这些人成为了英雄,在一年一年的口口相传中,成为英雄般的记忆。

说的是十年前的事情。

然而现在英雄越见少了——英雄们逐渐淡出一线开发视野。现在动辄几十人上百人的团队下,英雄的候选们发现他们处于一个相当悲凉的境地:即便有心救国,看着若干年积累出来的代码;或者正在积累中的代码,充满着无力的挫败感。我依然记得在某个项目中,只有20人左右的团队,当发现架构存在问题的时候,却也无法做什么:交付的压力持续不断的增加着,新的方式需要进行花时间验证才能得到证明,于是一方面团队按照旧的方式将代码往上堆,另一方面对此感到痛苦的不断地修改着——这个循环直到项目结束才算真正意义上的结束。
May 31
  我相信,骄傲是和才能成正比的。但是,正如大才朴实无华,小才华而不实一样,大骄傲往往谦逊平和,只有小骄傲才露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傲慢脸相。有巨大优越感的人,必定也有包容万物、宽待众生的胸怀。

  文明之对于不同的人,往往进入其不同的心理层次。进入意识层次,只是学问;进入无意识层次,才是教养。

  有两种人最不会陷入琐屑的烦恼,最能够看轻外在的得失.他们似是两个极端:自信者和厌世者。前者知道自己的价值,后者知道世界的无价值。
Feb 14

打开窗,一丝一缕,然后是阵阵轻舞的风,风拂过,记忆会如蓓蕾慢慢绽开。
于是,我会站立在风中,顺着风的方向遥望已逝的韶光,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这一年又从指间溜走了,如黄沙,流水般,我,拥有了什么?

我已学会告诉自己:有时失去是一种拥有,有时跌倒是一份财富。宁静致远,洗却浮躁与不安。既不忘乎所以又能泰然处之;既不囿于寂寞忧郁又能望眼欲穿。
夹着寒意的风啊,轻柔地拂过我的心,如拂尘般拂去我心中一年的灰尘……风的尽头是什么?

Tags:
Feb 17
竟然这么想你,
竟然这么想你,
忘了你不在这里,
透过信息开始思念你,
不知不觉我又在想你.
扰乱我的收听,
都是你的声音,
害我的耳朵不安静~!
Tags:
分页: 1/3 第一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