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
阳光灿烂,少有的温暖。报上说,明后两天会有一场强降温,气温会从现在的十八度狂降至零下一度。零下,会结冰的温度,想想,就觉得冷到骨子深处。
身体越来越糟糕,像超负荷运转的零部件一样,不时出现这样那样的毛病,不知道哪天哪一部位就会罢工停摆拒绝运转。

不想去医院,不喜欢那股浓浓的来苏尔味道,不喜欢那每日都上演着生生死死欢笑悲泣的地方。不敢想象自己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需要躺在那儿,自己内心会是怎样的苍凉。面对死,我会很坦然。可我却惧怕活着时那种欲罢不能的折磨。

早就明白,生命只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坐在时间的列车上,开始自己的行程。沿途,有风景无数险恶无数,也会有不同的人与我们邂逅,陪我们一程路途,然后各自西东而去。
Aug 21
没劲!

每次都是包揽,这样的比赛已经失去了意义,我现在一看乒乓球比赛都希望中国队输,包括这次奥运会,这样对乒乓球这项运动才是有益的。否则,到最后只有中国人才玩乒乓球,如果这样,我真希望下一届奥运会取消掉乒乓球比赛。

更加没劲的是,中央台居然找了一个过气的杨影来当乒乓球比赛的解说,一听到她讲话,再好看的比赛我都会换台,经常她解说的比赛,嘉宾都是“嗯、啊、是、哦”的反应,整得跟叫床似的。以为自己很有能耐,可是请来的嘉宾哪个在以往的比赛都比她强100倍。

而且这并非我一家之言,多数人都对杨影的解说嗤之以鼻,中央台任何一个非此专业的解说都比她强。让杨影下去吧,否则没人看乒乓球了。。。。。。人家解说要钱,杨影解说要命啊。
Tags:
Jul 16
很长时间来一直在考虑一些关于人生、世界观很头痛的问题。为了寻求答案,我不停的读书:技术的,非技术的;文学的,哲学的;古典的,西方的,却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答案。最近看的一些快意文字让我更加郁闷窘迫。感觉如同行进入黑黑的大地,四面星光,方向茫茫。对我来说,最困难的事情似乎还不是寻找答案,而是确切的描述问题。对于我目前考虑的一些问题,我还不具备提纲挈领将其描述清楚的能力。描述清楚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还需要更多的积累。

文学在我身上渐渐复苏起来。我不知道为这种感觉该哭还是笑。我都以为自己的精神世界将要枯竭的时候,文学,艺术等等都将离我而去的时候,文人才有的迷茫、深思、激情却在我脑海中渐渐浮现。然而,仅有的这些冲动远远不能推动创作,远远不能写出理智而具有分量的东西。还需要沉淀。然而,对于沉淀,我这个曾经迷失于沉淀的人,是否能够把握呢?

写下的每一篇文字都不满意,都觉得没有表达自己真正的意思。然而,如同小学课本上的《最后一只小板凳》,这篇文字目的是保持沉淀状态,而不是沉沦。权当自己写过便扔的纸条罢了。

为什么看镜子中的东西,左右是颠倒的,而上下却不颠倒?
为什么时间只向一个方向运动,我们可以知道过去,不能影响过去;我们不知道将来,可以影响将来?
眼睛只能看到大脑相信的东西?
我们所认识的世界,是确实存在的,还是我们自己想象出来的?
Jul 12
      深入开源世界的程序员的思维大多发散严重,这种发散在很多情况下是有害的。在制作一个新的产品/项目之前,很多人都会说,唔,你应该参考好的开源东西,把他直接使用。殊不知这样拿来就用伤害最大: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机会仔细思考自己要做的东西是什么样子的。这就是Hibernate之所以创建EHCache的原因。在EHCache之前,已经有不少Cache实现,为什么没有直接使用?因为Hibernate自己都不知道Cache接口应该是什么样的。因此有了小小的简陋的EHCache, 正是有了这个小小的东西,其他Cache机制的集成才成为可能。因为Hibernate知道与外界集成要遵循的接口是什么。如果当初直接采用某一种Cache实现,恐怕就没有了现在灵活的Cache机制了。(这种思维的方式同样可以推广,为什么小公司不愿意接受数额较大的融资,因为这样很容易将小公司原本不太清晰的发展观念冲垮,最后什么也不是。)

      现在设计平台,发现陷入了这样一个怪圈:我总想将最新最好的开源产品集成到平台中,却忽略了Roadmap Feature的定义,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尺来定义平台某一个版本应该包含那些特征,应该达到什么效果。这样做的后果是我陷入在一个又一个优秀的产品中,像上瘾的烟鬼拔不出来。在深邃的开源世界里,一切的一切都太又诱惑了:为了选定一种O/R映射方案,我比较了JDO的各种实现以及Hibernate,阅读了大量文档(广告?),最后还是回归到Hibernate; 为了选定一种Mock测试方案,我比较了EasyMock, jMock, 之前我从未用过Mock测试,现在我对EasyMock的机制已经相当清楚了;为了选定一种代码覆盖率工具,我比较了Clover, Jcoverage和Emma,最后选定了Jcoverage, 为了选择一种IoC容器,我比较了Spring和 HiveMind,最后选定Spring, 为了选定一种Web开发框架,我重新审视并比较了SpringMVC, WebWork, Struts, Tapestry.,最后选定了Tapestry。这个过程充满了感叹,也充满了诱惑性:很多具有相关性设计精美的项目会时不时招摇的在你眼前晃来晃去,让你忍不住看下去,然后你一个下午的光阴就耗费在从Google或者TSS或者JavaLobby一个链接开始而引入的一个深渊,留下你无法弥补的4个小时的时间。看着越来越近的Release Date, 心情越来越不爽。
Tags: ,
Jul 11
      每一天 都有一些事情将会发生生,每段路 都有即将要来的旅程 , 每颗心 都有值得期待的成分 ....
      自己最近病了,每天的晚上想的就会多了,感觉累了,不是身体累了,心里累了?好像也不是,那就是————生命累了!这样说也不知道贴切不贴切,但是只能眼下联想到这个了....

       “人活着累不累?”有人这样问。

      东方哲人应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你说人活着累不累?

      西方哲人又写道:“你隐没在黑夜里,周围的人都睡着了,而你,整夜不睡,你是守夜者之一,在你挥动的火把下,你瞥见脚下燃烧的火更近了……你为什么通宵不眠?必须有-个守夜,大家都这么说!必须有一个。“从本质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守夜人,不论是天才还是凡人。守夜人不仅劳累,而且孤独,但世界因了这个守夜人的呵护,没有了孤独和惧怕。这时,守夜人的累上升成一种审美的观照,成了人类心灵的守护神,在他不息不歇的火把下,我们看到了美神与爱神携手并肩地微笑。
Jul 7
星矢:动画片《圣斗士星矢》的男猪脚,超级小强,怎么打也打不死。
雅典娜:动画片《圣斗士星矢》的女猪脚,自称女神,手下有88个男人为他卖命。
状态模式:为了方便的控制状态的变化,避免一堆IF/ELSE,以及状态规则改变的时避免代码改动的混乱。
观察者模式:一个被观察者一动,多个观察者跟着动,经常用于界面UI。

话说星矢和很强的某斗士甲对打,雅典娜在一边看,星矢总是挨揍,每次挨揍完之后星矢的状态总是会发生一些变化:

正常--挨打--瀕死--挨打--小宇宙爆发--挨打--瀕死--挨打--女神护体--挨打(星矢无敌了,打也没用,战斗结束)--正常

以上状态转变用状态模式来表现,一个Saiya类代表星矢,一个SaiyaState代表他的状态,SaiyaState下面有多个子类,分别代表星矢的多种状态,如正常NORMAL、瀕死DYING、小宇宙爆发UNIVERSE、女神护体GODDESS,即把状态抽象成对象,在每种状态里面实现被打的时候所需要更改的状态,这样就避免了每次被打都要进行一次IF/ELSE的判断。
分页: 18/37 第一页 上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