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你现在清醒吗?以下有三道题目,在看完题目后立即写在纸上,不准慢慢想!看下你是否真的清醒
第一题:
你正在参加赛跑,几惊辛苦, 你终于超过第二位的健儿,
你现在是第几位?(请写在纸上)

第二题:(不可以用多过第一题的时间, 要快!)
如果你跑呀跑, 超过最后一名, 而你现在是第几?(请写在纸上)

第三题:(开始觉得自己有点猪头了吧......)
数学心算题题... 不准用笔,纸或计数器, 只可以心算......
1000 加上40 ......得未... 再加1000 ... 再加30...
再多1000... 又再加20... 现在再加多1000... 再加10...
总和是多少?马上回答!(请写在纸上)
点击下面“查看更多”看答案!
Nov 19
一直以来都比较喜欢徐志摩,11-19日是徐志摩逝世75周年的纪念日,在这里,向逝去的诗人鞠躬!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Tags: ,
Nov 17
一个监狱长把所有囚徒招来,对他们说,

1。这次会议结束之后,你们将被隔离,互相之间再也不能交流任何信息,除了2。
2。你们唯一可以交流信息的是我桌子上的一枚硬币。因为我会经常的随机的叫你们中的一个到我的办公桌来。被叫来的人可以决定硬币哪面朝上,然后离开。接着我会叫下一个。
3。硬币的初始面由我来定。我也可以改变它在桌子上的位置。自从你们中的第一个人被叫进来,我便不会再翻硬币了。
4。如果有一天你们中的一个声称所有人都曾经被单独叫到我的办公室。如果说对了,你们就都被释放,如果说错了,你们就都将被处决。
5。现在给你们10分钟时间。

注意:除了硬币的正反面朝上,没有其他信息。也就是信息只有一位二进制。另外初始状态是不知道的。

请给出一个安全的策略,让这些囚犯有机会被全部释放,而被处决的可能为0。
Nov 16
写得挺不错的一篇文章,通过星际这种游戏诙谐的解释各个国家的状况,看不上去似乎有点离谱,但想想却又不无道理,以下为引用Synow.CN日志中的一篇文章。

  星际打多了,自然就会有一些感想,突然觉得星际很有点像现在的世界大局。美国好比Protoss(神族),科技先进,武器发达,各种花样也很多。但就是怕打仗,尤其是打大仗。因为打仗要死人,而P的繁殖力低下,打不起人海战术,于是就用种种稀奇古怪的武器远远地打。P的武器大家都知道,其贵无比,比如巡航导弹要几百万美刀一个,一百个就是好几亿啊,隐形飞机动不动就上亿,航母加上买飞机的钱要上百亿。所以美国人和P的习惯一样,喜欢外科手术式的打法,小规模、低强度的战斗可以一个人也不死,但常常买炸弹的钱比炸掉的东东还贵好多。
Tags: , , , ,
Nov 16
以下的文字有点意思...
引用
 “李 …… 敖 …… 有 …… 话 …… 说 ……”
  李敖从大陆归来,节目中的这句拉场词,音拉得更长,头摇得更猛。老沈反映,我最近看《李敖有话说》,已呈现花痴状态,想必是中了李敖隔屏打妞的唾沫星子,迷了性。其实老沈不知,当时我正有个想法儿:干脆把芙蓉姐姐嫁给李敖。     
  芙蓉有两宝:丰乳肥臀。李敖也有两宝:坐牢骂人。在李敖眼里:举国上下皆文盲;在芙蓉眼中:普天之下皆色狼。    
  从性学角度讲:李敖是精神上的色魔,行动中的患者;而芙蓉则是精神上的患者,行动中的花痴。     
  李敖每说一句话都期待别人的掌声;芙蓉每上一张照片都等待别人的骂声。     
  李敖爱骂人,芙蓉爱被人骂,愿打愿挨,收支平衡。    
  芙蓉嫁李敖,婚礼应该在天坛举行,那儿风大。芙蓉自是长袖善舞;李敖也好骂声远播。会场布置要别致。对联自是少不了的 —— 上联:问世间谁与争风;下联:惟有我李敖芙蓉;横批:绝配。选司仪也是难事儿。用李咏不行,那丫脸长兜风,脚下不稳;用朱军也不行,那斯泪多话少,怕吹疵了皮儿。还得用赵忠祥,亦庄亦邪,前半场来个新闻联播,下半场还能整点黄嗑儿。    
  李、芙婚后,事业上也要实现联合。以后的《李敖有话说》要配上芙蓉的舞蹈 —— 李敖讲到丰满处,芙蓉示胸;李敖讲到厚重处,芙蓉秀臀。最后讲到结尾处,芙蓉再做 S 型压轴:意为 ‘Shut up !’
  ……
  说到此处,心有不忍。其实,我是热爱李敖的,可终究还是要忍痛割爱。
  哎!就让同道人终成 ‘ 家 ’ 属吧 ……
Nov 16
在落伍者看到的,我无语了~~
分页: 29/37 第一页 上页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