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6

从星际争霸看中美俄三国 不指定

chirs , 12:24 , 鸡零狗碎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6531) , Via 本站原创 | |
写得挺不错的一篇文章,通过星际这种游戏诙谐的解释各个国家的状况,看不上去似乎有点离谱,但想想却又不无道理,以下为引用Synow.CN日志中的一篇文章。

  星际打多了,自然就会有一些感想,突然觉得星际很有点像现在的世界大局。美国好比Protoss(神族),科技先进,武器发达,各种花样也很多。但就是怕打仗,尤其是打大仗。因为打仗要死人,而P的繁殖力低下,打不起人海战术,于是就用种种稀奇古怪的武器远远地打。P的武器大家都知道,其贵无比,比如巡航导弹要几百万美刀一个,一百个就是好几亿啊,隐形飞机动不动就上亿,航母加上买飞机的钱要上百亿。所以美国人和P的习惯一样,喜欢外科手术式的打法,小规模、低强度的战斗可以一个人也不死,但常常买炸弹的钱比炸掉的东东还贵好多。

  俄罗斯很像Terran(人族),攻击力弱,但是防御力相当好,很少有人能突破攻城坦克组成的防线,因此俄罗斯自古以来不怕任何入侵。他们的武器简单实用,电子设备很少,绝大多数是机械加模拟。可是打仗不是打游戏,按钮太多也不好,真打起来我还是要AK-47这种东西。俄罗斯人吃苦耐劳,思想死板,服从教条,看上去有点傻,所以打游击不行,单个的俄国师团也缺乏威力;而当100个俄国装甲师集中起来,用宽正面大纵深的打法冲击的话,不用核弹炸恐怕没人能挡住。所以至今俄罗斯的超级大国地位,没有人敢否认。

  中国呢,就好比Zerg(虫族,就是狂吐唾末的),特点就是人多,力量大,繁殖快,东西便宜,而且很不怕死,故可以打人海战术,你美国人来一个师,我来十几个,并且后面还源源不断。你有M1A1,我有T59,M1A1造价要上千万美元,配三个大**,T59只要几十万RMB,四个农民兵就可以开,上面再爬上十几个农民兵,身上捆着炸药包,一见到敌人就拉了弦往前跑,就算炸不飞你的贫铀装甲,总能炸断一根炮管,半条履带吧,再不,也总能砸坏几个探测器吧。等59式和农民兵拚的差不多了,中国的90式再上。这就好像Zerg的狗海打法,小狗混着大狗一块冲。“当他们冲锋的时候,好像整座山都动了起来”,见过这种恐怖打法的韩战美国兵这样描述道。而且中国抢资源的能力也很强(见过永定门火车站要饭的吗?),要是动员起来,中国农民挖资源,工人造武器,航母之类的先进东西造不出来,造几亿杆枪是小菜一碟;再暂时取消计划生育,于是几个月就可以招募上亿民兵,合一万个师,几百个集团军,而一年之后,这点人又生出来了;这也不比Zerg差。
    
    Protoss的特点是尊重个人,认为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自由的,这些权利是上天赋予,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不管本领大小,地位高低,每个人都很牛逼,而这种个人奋斗精神,确实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也造就了无数猛人。所以论科技、文化、个人的机会、社会的公平程度,P均达到了很理想的程度。但是P的这种精神,从另一个方面看,也导致了社会缺乏凝聚力,容易争论不休,形不成拳头,甚至发生内乱。在物质层面上,P的浪费现象极为严重,地球上的资源有一半是被P用掉的,而一旦资源发生危机,P的社会就可能出现问题。至于Z吗,这个,这个苦得很,我就不说了。

  但是问题就来了,现在假设你是一条小狗,因为善于咬人,被P看中了。P就跟你说了,你们那里有什麽好,一间房子住八个人,每个月只发25个矿,打起来就派你做炮灰,还是过来吧。你就想了,不错啊,四脚着地到处爬的味道是不好,还是溜去P那里做光刀武士开心,又威风又神气。于是你说自己肚子痛,偷偷躲着你的房子朝东狂爬了几天,抬头一看,房子带了几条龙在等你。你怕得瑟瑟发抖,哭喊求饶,房子说,别怕,你老板我也刚拿了黑暗圣堂的牌照,以后你还是跟我,不过将来不是大锅饭了,不许再捣浆糊啊。

  那么,这种事情一多,高手是不是就走光了呢?Z就不行了呢?我认为,不会的,第一,Zerg永远是Zerg,就算套了一层能量罩,挥着两把光刀,大叫“Yes, Sir“,P还是认为你是Zerg,你也知道自己是Zerg;第二,Zerg的立国之本,就不在乎个人,爱走不走,爱回来就回来,少一只狗地球就不转了吗?第三,这种高段小狗大量外流的形势,其实正是Z扩张领土,抢夺资源的手段之一,你去首都机场听听看,一个个都大叫“我们都有四条腿,不在中国吃干饭”然后跳跃几下,以示决心。

  我们东北面有一个岛,叫日本,原来也是Zerg,后来看P搞得好,于是一个叫明治的大房子就搞维新,要“脱Z入P”,结果大获成功,把周围的Z邻居们都海扁一顿。日本Zerg们就真以为自己变成P了,就不大把正宗的P放在眼里了,就偷偷派了好多兵去打美国,同时还企图用狂狗灭了中国,结果美国P们大怒,“美国从来没有这么团结过”,造了无数航母,用神海打法,一会儿就把日本的几条破船给淹了;中国这边,日本的狗兵也被灭了不少,老家又被丢了俩核弹,只好认输,老老实实做回Zerg。

  我们南面有个国家,古叫安南,自称越南。这个越南原来分成两半,北面一半,南面一半,人口有上亿,当然也属于Zerg的一种;南面的一半看美国这个好啊,一心想变成P,再不至少也得请P爸爸来管。北面的那半不答应,说安南Zerg不能让P给管了,要管也得让中国Zerg来管,不答应就动手打,南面的打不过,就向美国爸爸叫救命,美国的大执政官啃泥迪就想了,人家呼唤自由民主,这是好事,我们美国得帮(这是个秘诀,如果你实在混不下去了,就找个美国人能听见的地方,往地上一躺,四脚朝天,大哭曰“给我柿油啊,我要民主啊,我被迫害啦,没有人权啊,强迫堕胎啦”,美国的仲裁机立马就到),于是就派了许多圣堂武士加海盗机去越南。北越一看,头皮有点麻,心想,Z打Z+P,一对二,不太好打,这中国同志有经验,于是胡志明就飘到了北京,见了毛大房子和周二房子。房子们一合计,想出来一招,叫“游击战”,就是派几十万小狗打扮成农民,从北往南爬,见了单个的P就围上去狂咬,每天咬死一百个,一年就是好几万。后来美国就莫名其妙地老死人,死的一多,美国人就想了,这安南小狗有没有民主关我P事。后来啃泥迪就给毙了,美国兵就撤了。美国兵一撤,胡房子就带了上百万狂狗猛冲,立马就灭了南越。

  现在我们东面有个小岛,叫台湾,不好好做Zerg,也想“脱Z入P”,可是这事有点难办,因为Z就是靠的人多,人多就得统一,统一人才能多;一分裂人就少一半,还很容易自己跟自己干起来,白死许多人,让邻居捡了便宜。所以自古以来,Zerg最恨的就是搞分裂的家伙,Z世界也越来越统一。台湾人因为星际打少了,不懂这个道理,心想,我要独立,关你P事。有的道理,不打一打是弄不明白的,比如P航母中看不中用的道理,不打几仗是不会明白的;要让台湾人懂得不该独立,不能独立,也不许你独立的道理,不打一仗也是不行的。

  总的来说,在这个世界上,P族是继承了希腊罗马的传统,所以既有民主意识又有国家精神,西方发达国家大多属于这个范畴;Z族大多是东方国家,受中华文化的影响很深,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且相对贫困;T族则多属于宗教国家或专制政权后裔,因此思想大一统,给人以铁板一块,缺乏生命力的感觉,包括阿拉伯国家及东欧国家。在许多方面,P是一个极端,Z是另一个极端,而T则常常处于二者之间。其中有一个特例,即闪米特人,是属于Z的。

  民族可以分合聚散,国家可以兴衰存亡,但是这个Z、T、P的分类却似乎历久常新,因为中华民族是Z的代表,所以五千年我们不亡,可能再过五千年我们还在。
Tags: , , , ,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