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7
首先就冲一点,谁能振臂一呼,把自己懂的或者不懂的全抛出来,让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一起来关注并在网络平台上讨论那么敏感的问题,除了韩寒还有谁??先支持韩寒!

韩寒谈革命那篇文章,有一个硬伤,就是以中国历代专制史里的革命教训来对比今天,但是,今天中国所要求的革命以及革命后的气象,不是简单的改朝换代,而是迎接一个新纪元、新制度的到来。错把今天的革命看成通常的改朝换代,是很多伪小资以及无知女人的通病,用他们的话说,谁当皇帝还不是一样嘛,换了新政府上去,还不是照样腐败?总之差不多是这种认知水平。但这些都不是那么重要,韩寒连发了三篇文章,我只是大概挑选一些地方来罗列一下:
Feb 23
      最近我发现我钱包里老是没有钱,吃饭的时候掏出来只剩下几张十块,好在一碗面还能买。我开始思考,我一般出门都会往钱包里放个一千多块钱,何以呢。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加满一次油需要六百,几个朋友一起随便吃个饭在花掉两三百,来回高速公路花去五十,在不给自己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一千块就差不多了。

      我不由感叹,那些收入两三千的朋友们,在这个城市里是如何生活的,当然你可以说他们不用加油,但毕竟你要过三十天日子,还要住。这个城市的大部分设施都不属于他们,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好在我府慈悲,看城市并不需要缴养眼税。

      回去的路上,我便开始回想。记得2000年,我刚出版第一本书,当时买了一台富康,因为那时只有富康桑塔纳和捷达,富康显得最动感时尚。当时还没有时尚这个词。唯一的遗憾就是名字土气了一点。当时油价3元,加满一箱油1百多,我出门带1000的习惯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这点钱已经够我开到欧洲了。当时父母要我买房子,并不是因为要改善居住条件,也不是因为要投资炒楼,而是因为当时上海市房地产低迷,于是政府出台一个政策,购买商品房,退已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当时上海郊区的房价几百到一千元,市中心三千元,我说,这房价太贵了,太不合理了,市中心三千元一米,买一百平要三十万,老百姓要干十多年才能买得起房子,这是虚高的。干五年,买个一百平的房子,才是合理的。房价虚高了一倍。不能买。马上会跌,跌破一千。
Jan 1
2011年开始了,同志总结说:
你病,或者不病倒,老板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休,或者不休假,工作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拼,或者不拼命,工资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辞,或者不辞职,地球还是会转,不歇不停.
Tags:
Dec 31

2007年的最后一小时,看样子不会再有什么奇迹在我身上发生,就此作罢,粗略盘点一下:

这一年,工作一年,简直就成了一个空中飞人了,不停的出差;

这一年,认识了一些人,结交了几个新朋友,虽然老朋友们中尚未出现弃我而去的现象,但对于世事无常和人情冷暖的感慨却一再涌上心头;

这一年,依然怀着周游世界的梦想,但实际上只到过一次黄果树;

这一年,曾经列了阅读的计划,庞杂的书目反映了对知识的狂热渴求,但执行的不力又充分说明这狂热会迅速退烧;

这一年,购置了一处豪宅,日后的幸福生活有了全新的屋檐,但也为之高筑债台,估计银行会不停追讨超过30年;

这一年,重新变回了网虫,主要的原因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学习当中;

这一年,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技术框架基本上上完成了;

这一年,对于自己有一个很明确的技术目标!

这一年,被自己重新认识,惊讶地发现居然还存在着坚强与乐观的品格,但也失望地看到许多不足无力弥补,最大一个就是无论怎么进补也改变不了身材的瘦削;

这一年,缺席了一个同学会,但重新联系上的同学预计会很不少;

这一年,很多的想法破灭,又有很多想法发生,这些还没来得及破灭的想法只有留待来年……

Tags: ,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