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逐渐的,人们用越来越多的维度来衡量某一个人或者某一项活动的成功。例如,有很多的钱固然是人们对其保持羡慕的主要指标之一,能否行使对应的社会责任,维护公共道德也成为有力的判断准则。

这与过去的,人类一向成王败寇的单一判断观念有些不同。过去的社会关系简单,战争这种纯粹的、一旦失败就意味着国家灭亡的沉重的责任也让个体在群体中泯灭。到了现代,这类竞争关系不再存在。特别是在软件开发领域,你永远有模拟环境实施,犯错误,获得反馈并改进的机会。

奇怪的是,即便在这种情况下面,“交付成功”这一功利的目标,依然成为众多软件开发团队是否运转成功的唯一标准。在这种唯一判断标准之下,有一些行为显得可以理解:
Tags: , ,
May 4
最近惊闻五条杠少年黄艺博,我深感自卑。我在上学的时候是两条杠,但其实我是有机会得到三条杠的。在小学全班选举的时候,我和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深得学生和老师喜爱的两个候选对象,最后由于我得票是满票,而她的得票是满票缺一票,所以老师认为我不够谦虚,怎么可以自己还投了自己一票,导致我惜败于她,只拿了两条杠中队长,没有得到三条杠大队长。当时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做到了成功的百分之六十六,到今天才知道,我其实还不到成功的百分之四十。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