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5
每个人在内心里可能都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纠缠,爱有多重伤就有多痛。也许只有经过岁月的洗礼,过往的伤痛才会痊愈结痂,变成我们胸口的一粒朱砂,心头的一块烙印,记忆里的一枚印章,那么我们只能审视自己,正视过去,过去的伤痛才永远不能阻隔你的将来!
我们会与很多人遇见,但只有少数人能拨动我们的心弦,有些人会在特定的时间出现,有些人会在一定的时间消失,结局谁也无法预测,但我们至少可以把握现在.
 
试去尘埃,让过去的一切变成一盏灯,让它照亮我们幸福的将来,或许,属于你我的那枚爱情果就在不远的将来,它会忠于幸福。。。。。。。。。。
Tags: , , ,
Dec 31

2007年的最后一小时,看样子不会再有什么奇迹在我身上发生,就此作罢,粗略盘点一下:

这一年,工作一年,简直就成了一个空中飞人了,不停的出差;

这一年,认识了一些人,结交了几个新朋友,虽然老朋友们中尚未出现弃我而去的现象,但对于世事无常和人情冷暖的感慨却一再涌上心头;

这一年,依然怀着周游世界的梦想,但实际上只到过一次黄果树;

这一年,曾经列了阅读的计划,庞杂的书目反映了对知识的狂热渴求,但执行的不力又充分说明这狂热会迅速退烧;

这一年,购置了一处豪宅,日后的幸福生活有了全新的屋檐,但也为之高筑债台,估计银行会不停追讨超过30年;

这一年,重新变回了网虫,主要的原因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学习当中;

这一年,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技术框架基本上上完成了;

这一年,对于自己有一个很明确的技术目标!

这一年,被自己重新认识,惊讶地发现居然还存在着坚强与乐观的品格,但也失望地看到许多不足无力弥补,最大一个就是无论怎么进补也改变不了身材的瘦削;

这一年,缺席了一个同学会,但重新联系上的同学预计会很不少;

这一年,很多的想法破灭,又有很多想法发生,这些还没来得及破灭的想法只有留待来年……

Tags: ,
Oct 30
--其实我也知道,你所说的谢谢你,是谢谢我离开了你的世界。让你可以像今天这样再也没有负担地生活。
--我虽然会因为听到这样的话而感受到心痛。可是看见你现在幸福的样子,我也真的觉得很幸福。
--以前我每次听到都会不悄的歌曲,那天也让我流泪了。那首歌叫《很爱很爱你》。
Oct 23

  前天在吃午饭时,跟同事突然说起弹吉他的事情,不知怎么说到谈得不好的人就跟弹棉花一样。我却不大乐意,反问一句:你见过弹棉花没?他摇头。我就跟他解释如何弹棉花,解释弹棉花的韵律和美感。他依然一头雾水,却最终同意弹棉花也并非意味着毫无技术含量。

  记得小时候,在一个比被子稍大的房间,任何一个弹花匠都可以踩着四四拍,三下闷音一下长音或者两短一长一短,几小时内弹出一床厚厚的棉被来。

Tags: ,
Jan 14
-刘烨之《像天真的女孩投降》精彩对白!!!
“过去的事就改了个名就不存在了吗?不光是改了名,还不能见以前的人,不能聊以前的事,甚至还得当以前根本就没存在过,对吗?让我想想,真的,丁伯,得让我想想。” 王谦说他去见姚兰和爱不爱没有关系,该承担的总躲不了。  
“我必须这么做,我躲不了,我也不想躲了,我不愿意就这样跟你待在一起,我受不了。”  
“我在外面躲了两年,我不能因为珍惜自己的命,就不管别人的命,这是应该还的。”  

“任何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它生存的权利  
都应该享受生命带给他的自由  
主宰自己肉体和精神的快乐和痛苦  
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的  
一个生命无论多么渺小都是平等的  
我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    
我痛恨我自己”    
Nov 19
一直以来都比较喜欢徐志摩,11-19日是徐志摩逝世75周年的纪念日,在这里,向逝去的诗人鞠躬!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Tags: ,
分页: 3/4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