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3

  前天在吃午饭时,跟同事突然说起弹吉他的事情,不知怎么说到谈得不好的人就跟弹棉花一样。我却不大乐意,反问一句:你见过弹棉花没?他摇头。我就跟他解释如何弹棉花,解释弹棉花的韵律和美感。他依然一头雾水,却最终同意弹棉花也并非意味着毫无技术含量。

  记得小时候,在一个比被子稍大的房间,任何一个弹花匠都可以踩着四四拍,三下闷音一下长音或者两短一长一短,几小时内弹出一床厚厚的棉被来。

Tags: ,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